D12.1 津和野

1:從太鼓谷稻成神社,俯瞰津和野川畔的山陰小京都;2:お食事処みのや;3:カトリック津和野教会;4:津和野町日本遺産センター;5:藩校養老館前泳ぐ鯉;6:津和野川上的紅色鐵道橋;7:太鼓谷稻成神社。 (由左至右,由上至下)

(上接:D11 博多 福岡港、西公園)

今天離開九州,使用JR岡山、廣島、山口五日券,開展本州山陽山陰的旅程。JR周遊券的好處,是只要你有足夠精力,就可以用超值價錢,迅速遊走指定範圍內的不同城鎮鄕村。像我那麽貪心的人,手持周遊券,而要乖乖地整天待在一個地方的話,會感到吃虧。結果是,行程變得來去匆匆。不過,如今到日本旅行,已經成為生活的一部分,未玩透的地方,就下次再來囉。

今明兩晚,我們會入住新山口駅前的東橫イン。去年十月,我們已經在此住宿過一晚。其實當時原意是住兩晚的,但在前一天,超強颱風吹襲関東及東北地區,日本的鐵道交通大亂,我們只好在廣島多待一晚,縮短了在山口的時間。

去年考慮要不要住在新山口駅附近時,非常猶豫。雖然這裏的鐵道交通十分方便,有新幹線迅速上到廣島下去博多,又有山陽本線和山口線連接山口、湯田温泉、津和野、防府、柳井等多個旅遊熱點,可是,車站周圍好像頗為冷清,沒有商店街或大賣場。不過,我們只要有超市就成了,吃的喝的用的,就在AEON(山口市小郡前田町2-24)和ARUK(山口市小郡下郷2273-1)購買。另外,還有一家叫コープ ここと(山口市小郡下郷1328-4)的超市,可供選擇。

JR岡山、廣島、山口五日券,我們是透過線上預約系統購買的,比在出發前在香港購買貴一些(¥14500 vs ¥13700),但整體而言,還是物超所值的。光今天從博多坐新幹線列車到新山口(¥5170)、由新山口坐特急到津和野(¥2370)、由津和野坐到湯田溫泉(¥990)、由湯田溫泉回到新山口(¥240),一天的車費已達票價的60%啦!

當然,如果沒有使用周遊券,我們想必只會坐普通列車到津和野,車費省一半,(行車時間就多一倍了!)在那裏玩透透才回新山口。

無論如何,買了周遊券,就不能夠慢下來了!從博多坐新幹線到新山口,只需半個小時。在站前的東橫イン匆匆放下行李箱,便趕回車站,坐特急列車到津和野,車程一小時左右。去年本已規劃好,遊完山口市,再順道坐列車到津和野,卻因誤算而去不成。

津和野町,佔地面積307平方公里,接近四個香港島(80.5平方公里)那麽大,人口卻不到7000(2020年1月)。自上世紀五十年代開始,這裏的人口拾級而下,總計減少了三分之二!

津和野町位於島根縣最西端,與山口縣的山口市接壤。我們約正午時分抵達津和野駅,步出車站,只見附近建築物,不少是白牆赤瓦的傳統房子,充滿濃濃的歷史氣息,彷彿回到江戶時代。

這個小鎮的開發,要追溯到十三世紀末,鎌倉幕府(1192年-1333年)為了防範蒙古人再入侵,以吉見氏在標高三百多公尺的龜靈山上,築城戒備。因為當時政局混亂,而這種防禦工事又沒有迫切性,所以自永仁3年(1295年)開始,工程延續了三十年之久。

進入室町時代 (1336年-1573年),吉見氏附從周防長門守護大内氏,而津和野的城下町,沿著津和野川發展起來。因為大內氏醉心京都文化,上有好者,下必甚焉,津和野無論建築規劃、風俗文化,備受熏陶,流傳至今。例如,鷺舞(圖4)在15世紀時,便開始在京都祇園祭的山鉾巡行上進行演出,然而到了18世紀江戶時代中期卻失傳。這項為供奉神祇的民俗舞蹈,流傳至津和野後,延續到現在,每年7月21日至27日,在彌榮神社的祇園會祭禮中表演。津和野被譽為「山陰的小京都」,實至名歸。

午飯時間,在站前的高岡通り上,有好幾間食肆,評分以五分計,都超過四分,我們選了お食事処 みのや(圖2. 津和野町後田イ751),吃人氣No.1的しこたまうどん(¥800)。

飯後開始散策,第一站先到日本遺產センター(圖4),認識津和野的歴史文化、自然環境和百姓生活。館內展示津和野昔日的百景圖,對照今天的現貌,竟然所差無幾。這裏似乎在歷史的長河中,靜止不動了幾百年。日本遺產センター以模型和圖片,詳盡介紹鷺舞、津和野踊等獨特文化活動,令人印象深刻。

沿著本町通り走過去,接上殿町通り。這兩條主要大街,連同旁邊的街巷,組成津和野的重要傳統建造物群保存地區(下圖)。區內保留大量歷史悠久的商家店舖,還有武家屋敷、公家機構、藩校等。

殿町通り上,在衆多傳統日式建築物中,矗立著一所哥德式天主教教堂(圖3)。教堂於昭和6年,由德國神父Father Schaefer 建造,其內部帶有榻榻米地墊和彩色玻璃,很有特色。

教堂旁邊的乙女峠展示室,陳列了乙女峠殉道歷史的資料。在明治元年(1868年),153名在長崎的基督教徒被流放至津和野,因為不願意放棄信仰,被拷問虐待,最終有36人殉教。為了紀念這件事,在1948年,於殉道之處,建造了乙女峠マリア聖堂。聖堂就在津和野駅後方山坡上。不過,這次我們沒有去看。

天主教教堂一百公尺外,有一間名為養老館的藩校,在天明6年(1786年),由當時藩主龜井矩賢創建。經歷嘉永6年(1853年)的大火後,移設至現址。如今,藩校的武術教場和圖書館,仍然完好地保存下來。

藩校前的水道,飼養著肥大斑斕的錦鯉(圖5),吸引大人小朋友觀賞。水道流經長街,有防火和灌溉之用。在昔日,那些鯉魚還會備作饑荒時的食糧呢。

殿町通り盡頭,接上津和野大橋,橫跨津和野川,到對岸的森村地區。山口線列車,則會經由不遠處的赤鐵橋(圖6),北往益田市,南到山口市。

離開傳統街區,行經有點荒涼的彌榮神社,攀登300公尺的坡道,通過1175座從山腳延綿至山頂的朱漆鳥居,到達太鼓谷稻成神社。開車的話,直上神社,就會失去爬坡的樂趣啊!

太鼓谷稻成神社(圖7),於1773年由藩主龜井矩貞始建,是日本五大著名稻成神社之一,祭祀的主神保祐五谷豐登、生意興隆、心想事成… 現在已赫赫有名的元乃隅稻成神社,也是從太鼓谷稻成神社分靈而出的呢。

從太鼓谷稻成神社山上,俯視津和野市街(圖1),赤茶色的石州瓦屋頂建築,沿著津和野川延伸。石州瓦以島根縣石見地方的黏土燒成,耐熱耐寒,與愛知縣三河地方出產的三州瓦,和兵庫縣淡路島出產的淡路瓦,合稱「日本三大瓦」。

極目遠眺,翠綠群山環抱。可惜濃雲結集,未能得見藍天。不然的話,晴空朗日,配襯白壁赤瓦,青山綠水,景色會更加迷人。

最後一段行程,是到津和野城跡。從前的城堡已被拆除,殘留部份石牆和根基。不過,從山頂俯瞰津和野山谷,景觀會比在太鼓谷稻成神社所見,更加開闊。遊客可以坐吊椅(津和野町城跡観光リフト)上下山,也可以沿著中国自然歩道,由太鼓谷稻成神社,漫步至津和野城跡。聽日本遺產センター的人員説,行程約需二十分鐘。

走了大概十分鐘,到了登山口,卻發現山徑整修,正在閉鎖中。心裏嘀咕,不願走回頭路去坐吊椅。查一查列車時刻表,知道十多分鐘後,會有到湯田溫泉的列車停靠津和野駅,立刻拔足狂奔到車站,趕往下一個目的地去。

(下續:D12.2 湯田溫泉)
(回到主頁:九州、中国初春遊 2020)

D11 博多 福岡港、西公園

1:光雲神社;2:博多漁港(遠處有荒津大橋連接東西);3:立歸天滿宮;4:光雲神社 石鳥居;5:西公園中央展望広場;6:從東側展望広場俯瞰福岡船溜;7:從中央展望広場眺望玄界灘和博多灣。 (由左至右,由上至下)

(上接:D10.2 博多天神、運河城、櫛田神社)

今日整天下雨,拍出來的照片灰濛濛的。

上午出機場一趟,然後坐地下鐵到天神的壽司郎親富孝大道店(福岡市中央区舞鶴1丁目1-3リクルート天神ビル 1F)吃午餐。只花了¥1045,便吃到多款美味壽司,難怪網絡上那麼多人推薦這家店。

下午行程,計畫徒步到西北面港區的西公園。途中經過長浜的天神ゆの華(中央区長浜1丁目4-55)。這家博多市內的天然溫泉澡堂,泉水從地下500米深引來,也設有餐廳,下次就來泡湯吃飯吧。

長浜2丁目處,有家叫酒のやまや(中央区長浜2丁目3-20)的大型酒類零售店,販售各種日本和國外的酒精飲品,價錢相宜。愛酒之人,可以來這裏挑選心頭好。

接近那の津通り交滙處,食肆林立。其中拉麵店就有好幾家,包括長浜屋台 若大将、元祖 長浜屋、長浜ナンバーワン、元祖長浜屋台、長浜将軍、長浜満月、麺食堂 歩ごころ等,花多眼亂,究竟那一家才是元祖長浜拉麵店呢?還好肚子還飽,不需要為作出選擇而煩惱。

然後來到福岡船溜(圖2&6),這裏可以看到漁船進出港灣和停靠岸邊的情況。聽説如果凌晨到來,會見到不少捕撈魷魚的船隻歸航。沿岸還有一些造船工場,建造和維修各種船舶。而在北面船溜出海位置,橫臥著荒津大橋。這單柱式的鋼纜斜拉橋,是福岡高速環狀線的一部份,連接東面的天神北和西面的西公園,被視為博多港的象徵。

終於要進入今天的目的地西公園了。她有好幾個出入口,有些還蠻偏僻的。我們由南口走上這個三十多米高的山丘。這裏古稱荒津山,是向博多灣突出的一處丘陵地帶。明治14年(1881年),政府利用此處的自然環境,進行建設,在松樹、米櫧、橡樹等自然林木的基礎上,栽種了櫻花、映山紅等植物,使之變成一個景觀公園。

沿著大路往北走,首先可以到訪右邊的立歸天滿宮(圖3)。立歸天滿宮,名稱藴含著平安歸來的意思。傳說它本來位於太宰府以南,筑紫野市的武藏寺內,在17世紀末,被遷移至荒津山山麓,深受藩船的船員信奉。明治20年(1887年),立歸天滿宮再遷移至此處,修建了神殿。現在也有許多從事漁業和航海業的人士,前來祈願。

在步上光雲神社的長長石階前,有一大片櫻花林。三、四月之交,共約1,300株櫻花爭相吐艷,美不勝收,因而被選為全國さくら名所100選之一,也是福岡縣內唯一入選的地點。

光雲神社(圖1&4),是供奉從17世紀初期至19世紀中葉,統治福岡的領主,黑田氏祖先的寺廟。它在18世紀本來是興建於福岡城內,明治40年(1907年)被遷移至此。當時的神殿建築,在太平洋戰爭中遭受美軍轟炸,完全被毀。現在的神殿,是昭和41年(1966年)重新修建而成的。而神社不遠處的東側展望廣場,可以俯瞰剛才遊經的福岡船溜(圖6)。

之後來到中央展望廣場(圖5),從此處遠望,福岡市內、博多灣和志賀島,一覽無遺(圖7)。找個晴天再來,景色必定更勝一籌。

從西邊下山,順時針方向繞回南面,到大濠公園駅坐地下鐵回祇園的酒店。晚上,博多最後一夜,就到天神Solaris Stage的竹乃屋(中央区天神2丁目-11-3 ソラリアステージ B2F),吃串燒喝啤酒好了。

Source: 西公園官網

(下續:D12.1 津和野)
(回到主頁:九州、中国初春遊 2020)

D10.2 博多天神、運河城、櫛田神社

1:維也納之森 大丸福岡天神店;2-3:博多運河城;4:博多祇園山笠;5:櫛田神社 高嶋政宏and team;6:櫛田神社;7:川端通商店街。 (由左至右,由上至下)

(上接:D10.1 太宰府)

遊過天滿宮,就坐西鐵列車到博多天神,沒有留在太宰府吃一蘭的合格拉麵,因為年紀已大,不想再搞考試這種玩意了。

天神有長長的地下商店街,精品小舖林立;街道上有LoFt、BIC CAMERA等生活用品、電器雜貨賣場,還有三越、大丸、PARCO、太陽城等好幾幢百貨大樓。

我們閒逛了一會兒,便到大丸百貨六樓的維也納之森(中央区天神1丁目4-1博多大丸東館エルガーラ6F. 圖1)吃午餐。這裏的佈置高尚、服務周到,套餐水準頗高,價錢還十分相宜,含稅每人¥1250。

午飯後,由繁華的天神商圈,漫步往運河城(圖2&3)。前年去年來博多,都有在博多城、天神商圈和運河城流連,似乎已經成為習慣,也不覺得乏味。

接下來,從運河城走到北面不遠處的川端商店街(圖7),沿路可以欣賞到美麗的博多川和那珂川景色。相對於博多城、天神商圈和運河城,川端商店街所售賣的貨品,較貼近博多在地人的日常需要和傳統生活。而因著旁邊櫛田神社訪客的需求,商店街上,和服、木屐、手扇、燈飾等物品隨處可見,洋溢著濃厚的日式風情。

從前曾經介紹過櫛田神社(圖4&6),不贅述。特別的是,今天遇到電視攝製隊(圖5),在拍攝劇集。高島政宏好像飾演病患者,帶著氧氣呼吸器。高島政宏和其弟政伸,都很適合演那種正邪難辨,或笑裏藏刀的角色呢。

由櫛田神社走回祇園的酒店歇息。雨開始落下來。晚餐,再度光顧多牛(博多区博多駅南1丁目5-3)。

(下續:D11 博多 福岡港、西公園)
(回到主頁:九州、中国初春遊 2020)

D10.1 太宰府

1:太宰府天滿宮本殿,左側是皇后之梅,右側是飛梅;2:天滿宮參道 現造梅ケ枝餅;`3:天滿宮參道 星巴克;4:太鼓橋與今王社;5:天滿宮本殿前;6:天開稻荷社;7:夫婦樟。 (由左至右,由上至下)

(上接:D9.2 小倉)

前年十一月中,跟K和M來太宰府天滿宮時,天清氣爽,紅葉不多,菊花盛開。當時遊人如鯽,排隊參拜的人龍很長。莘莘學子一批接一批,以樓門為背景,拍攝集體照。

今天跟太太,從博多駅旁的巴士總站,坐車到太宰府(¥610),在西鐵太宰府駅前下車,準備來個半日遊。

二百多米長的太宰府天滿宮參道,賣梅枝餅的店舖(圖2)隨處可見。另外,還有好些攤子商店,販售小飾品、豆菓子、烤仙貝、冰淇淋等。

不知是否受疫情影響,今天遊人不算太多。建築大師隈研吾設計,以原木條彼此交錯,向屋外延伸的打卡熱點星巴克(圖3),平常總是擠滿顧客,這時卻有不少空位。

參道的盡頭便是太宰府天滿宮。日本全國有多達12000間天滿宮,供奉被推崇為學問之神的菅原道真。太宰府天滿宮與北野天滿宮、防府天滿宮(另一説是大阪天滿宮)並稱為三天神。而太宰府天滿宮,是菅原道真的埋葬靈廟所在地,因此人氣最為旺盛。

進入天滿宮境內的石鳥居前,以及進入本殿之前,都有御神牛躺臥著,遊人摸摸其頭頂或牛角,便能夠「開智慧」、「保佑功名」云云。

跨越心字池上,朱紅色的太鼓橋(圖4)。右方的菖蒲池,空空蕩蕩,這也合理,因為六月中旬,才是菖蒲花盛開的時候呢。

穿過樓門,來到本殿前。傳說在菅原道真逝世後,一夜間由其家鄉京都飛到太宰府的那株「飛梅」,聞說每年春天最早開花,現在已開到荼蘼了。反而那株皇后之梅,和好些悉心打理的梅樹(圖5),仍然燦爛芬芳。

在本殿後方的無料休憩所稍事歇息,這裏的遊人更少。探過夫婦樟(圖7)和千年樟,便沿小徑往裏山,尋找天開稻荷社(圖6)。尋見,心也安了,慢慢走回太宰府駅,坐西鐵列車到天神(¥410)。

(下續:D10.2 博多天神、運河城、櫛田神社)
(回到主頁:九州、中国初春遊 2020)

D9.2 小倉

1-2:小倉 常盤橋、紫川畔;`3:紫川;4:北九州河畔步行街 ;5:小倉城;6:旦過市場;7:Doutor 下午茶。 (由左至右,由上至下)

(上接:D9.1 門司港、下関)

從門司港駅,坐JR鹿兒島本線列車,一刻鐘便到達小倉駅。去年初次來小倉,被火車站附近的繁華景象,嚇了一跳。事實上,明治維新後,小倉迅速發展成為重要的軍事和工業基地,加上位處本州九州交通要衝,熱鬧興旺,也是不難理解的。

以小倉駅為中心延伸出去的中央商店街、京町銀天街、魚町銀天街,互相聯通,食肆商舖林立。不過,這裏沒有大阪道頓崛心齋橋那樣擁擠,顧客也多是在地人。

由東西向的京町銀天街,往西走到紫川さくら通り,就可見到日本100名橋之一的常盤橋(圖1)。紫川畔,花枝招展,意態張狂(圖2)。

跨越常盤橋,走到北九州河畔步行街(圖4),眼前的幾何形狀建築物,是複合式商業設施,內有購物中心、藥妝店、超市、餐廳、藝術劇場等。NHK放送局的辦公樓也在此處。

步行街南面的勝山公園,是當地人的休憩空間,也是欣賞春櫻秋楓的勝地。

公園內的小倉城天守(圖5),原建於十七世紀。1600年,關原之戰結束後,德川家康沒收了西軍毛利氏的大部份領地,將其中的豐前國賜與功臣細川忠興。細川氏擴建小倉,並以紫川劃分城下町為東西兩部分,重臣武將的宅邸集中在西邊,平民百姓則聚居於東邊。

今天的小倉城天守閣,重建於1959年。前年(2018)曾進行大幅整修,去年三月底才重新開放。

遊罷勝山公園,回到紫川東岸(圖3),進入被稱為北九州市之廚房的旦過市場(圖6)。狹長形的商店街內,䴢集了百多家店舖,售賣普羅大衆所需的蔬果海鮮、熟食冷盤。她不像京都錦市場有那麼厚重的歷史感,也不似大阪黑門市場有那樣濃烈遊客味。地道傳統,溫和純樸。

漫步回小倉駅,在Doutor 吃個下午茶(圖7),悠哉悠哉。

晚餐,就在博多駅的ShinShin,吃拉麵吧

(下續:D10.1 太宰府)
(回到主頁:九州、中国初春遊 2020)

D9.1 門司港、下関

1:關門海峽與關門大橋;2:門司港 藍翼橋(左前)和レトロハイマー(右後);`3:關門隧道;4:御裳川公園;5:唐戶市場;6:關門碼頭(カモンワーフ);7:舊門司三井倶樂部。 (由左至右,由上至下)

(上接:D8 日田 🚄 博多 海購城瑪麗諾亞OUTLET)

前年來門司港和下関騎腳踏車時,密雲有雨,行色匆匆。當日立下心願,要在晴朗的一天,再度來訪,於港口兩岸漫步,欣賞那迷人的海灣景緻。

我們使用JR北九州三日券,從博多駅坐特急列車到小倉駅,轉乘區間車往門司港駅,約一個小時。博多駅至小倉駅這一段,JR三日券不適用於坐新幹線列車。

門司港,在明治、大正時代,曾因為海外貿易興盛,聚集了眾多商事、銀行、船舶等會社,躋身日本三大港口之列,盛極一時。時移世易,現今陸空交通發達,這裏已轉型成為一個懷舊旅遊的地方。

在剛於去年復修完成的門司港駅下車,便已感受到濃濃的大正風情。步出車站,歷史建築散滿四周,像舊門司港關稅局、舊門司三井俱樂部(圖7)、舊大阪商船大樓、北九州市立國際友好圖書館等,各有特色。

海濱的藍翼門司吊橋(ブルーウィングもじ),與後方的門司港懷舊HiMart相映成趣(圖2)。

藍翼門司是日本唯一的步行者專用吊橋,正點時分,橋身會由中央分成兩段,緩緩上升至60度角高,然後才徐徐降下,前後需時20分鐘。

門司港懷舊HiMart樓高127公尺,上世紀九十年代,計畫興建之時,曾因體積過大,阻擋附近山丘景觀而出現訴訟,最終解決方法,是拉高建築物以保留總體積,及讓市政府購入最高的第三十一層,用作旅客展望台。

我們沿著岸邊往北走,通過連接福岡縣和山口縣的人行隧道(圖3),來到下関的御裳川公園(圖4)。這裏是公元1185年(壽永4年),源氏與平家最後合戰的壇之浦古戰場。平家滅亡後,源氏創立鐮倉幕府,開始了延續至江戶時代的武家社會。

平家戰敗,其所支持,年僅八歲的安德天皇,由外祖母抱着投海自殺身亡。但民間流傳著他沒有死去,而是在平家落人保護下,逃往四國的祖谷溪深處匿藏起來。為免敵方追殺,平氏以藤蔓造橋,被源氏追趕時,可迅速割斷藤蔓逃生。上次到日本三大祕境之一的祖谷溪谷,也看過那座數百年歷史的蔓橋(かずら橋)

這時,密雲漸散,藍天白雲,襯托関門海峽與大橋的開濶景色(圖1),令人神往。

靠著港灣,路經赤間神宮、日清講和紀念館,抵達唐戶市場(圖5)。兩度來訪,都因時間不對,感受不到這裏的熱鬧氣氛和交易活力。下次,要不就晨早到來,觀看漁民直接販售其撈捕或養殖的漁獲;要不就週五、週六(10:00~15:00),或週日、國定假日(8:00~15:00)前來,光顧在市場一樓聚集擺賣的眾多攤販,品嘗各種美味的魚貝海鮮、壽司丼飯…

猶記得上回跟M,在二樓休息室,暢飲清酒,大啖河豚生魚片和帆立貝刺身。今日跟太太,就直接到海転からと市場寿司(下関市5唐戸町5-50唐戸市場2F),大快朵頤。

經過関門碼頭(圖6),到下関唐戸港旅客船ターミナル買票,搭乘連絡船返門司港。由本州回九州,海上距離僅600公尺。捉緊時間,在海上短短的五分鐘航程,不斷拍下關門海峽兩岸,以及跨海大橋的迷人景緻。

(下續:D9.2 小倉)
(回到主頁:九州、中国初春遊 2020)

D8 日田 🚄 博多 海購城瑪麗諾亞OUTLET

1:三隈川 錢淵橋;`2:三隈川南岸;3:姪浜駅前;4:海購城瑪麗諾亞OUTLET;5:Le Creuset店;6:燒肉 多牛 博多車站南店;7:天神夜色。 (由左至右,由上至下)

(上接:D7 熊本 🚄 日田)

二月的日田,晚上氣溫下降至接近攝氏零度。傻傻的以為破曉時分,三隈川上會因為溫差而霧漫煙飄。可是今天,朝霧固然看不到,濃雲又阻擋著晨光(圖1)。眼前景像,跟前年深秋到來之時,大相逕庭,心裏好生失望!

下到川畔漫步,屋形船靜泊岸邊。過錢淵橋到彼岸,一路上人踪寥寥。川流清澈澄明,水鳥悠然暢泳。但寒風刺骨,於是匆匆繞到三隈川公園,沿堤岸過綠橋,返回酒店。

吃罷早飯,泡完溫泉,收拾行李,大約九點半,差不多要離開。此時,密雲漸散,藍天再現(圖2)。

希望下次再來日田,可以欣賞到三隈川的彩雲迷霧、夕陽曙光。甚或多住一兩晚,往附近的天瀬、大山、津江走走。

坐JR特急ゆふ2號,一小時二十分鐘便抵達博多。買張地下鐵一日券(¥620,其實應該買¥720的二日券更划算),一站到祇園的酒店,放下行李,剛好正午時分。回到博多駅,上博多城的食街,選擇合適店家。考慮再三,終於還是到先前光顧過的L’ecailler Ex Oyster Bar(JR HAKATA CITY, 10階, 1-1博多駅中央街),吃牡蠣定食。

博多地下鐵路線圖      Source: 日本國福岡縣政府 香港事務所

接下來,坐地下鐵到姪浜駅(圖3),逛海購城瑪麗諾亞OUTLET(マリノアシティ福岡. 圖4)。其中一項任務,是在Le Creuset 店買個鑄鐵鍋(圖5)。

把戰利品帶回酒店,歇息歇息。黃昏時分,走到博多車站南面的多牛(博多区博多駅南1丁目5-3. 圖6),吃牛肉燒烤。可能是疫情影響,客人不多。

夜未央,先到天神逛街(圖7),再坐地下鐵到吳服町駅,那裏有家24小時營業的西友超市,東西價廉物美,買夠了才步行返回祇園的酒店。

(下續:D9.1 門司港、下関)
(回到主頁:九州、中国初春遊 2020)

D7 熊本 🚄 日田

1:小京都の湯 みくまホテル;2:広円寺;`3:プノンペンラーメン;4-7:豆田町;4:天領まちの駅 地域物産館;6:御幸通り;7:咸宜園跡;8-9:三隈川。 (由左至右,由上至下)

(上接:D6 江津湖公園、熊本城)

今天開始使用JR北九州三日券,由熊本到日田。前年遊日田,住在三隈川畔,其夕陽晨光、輕煙朝霧,令人迷醉,致使崔護重來。然而,是季節相異?是天氣有差?這趟遇不到晚霞朝陽,川上也泛不起渺渺寒煙。

從日田駅踱步往南面隈町,經過広円寺(圖2),至今晚下榻的みくまホテル(圖1),還未到登記入住時間,先寄放行李,便返回日田駅找吃的。

我們本已選好到駅前的寳屋(日田市元町13-1),吃日田有名的炒麵,卻發覺是定休日。旁邊有家プノンペンラーメン(日田市元町13-20),網上評分比寶屋還高,便進去點了她的原創プノンペン拉麵配雜炊飯(¥900),加一盤黑豚餃子(¥450)(圖3),吃得十分滿意。

日田主要旅遊景點,分布在北面的豆田町,和南面的隈町。

飽餐一頓後,往北面豆田町去。日田是江戶幕府的天領地,乃當時九州的政經文化中心。現時兩條南北走向的懷舊街道,御幸通り和上町通り,仍然保留著許多江戶和明治時期以降的宅第和商號(圖4-6)。

雖然今天不是假日,但遊人頗多,店舖比我們上次來時熱鬧,皆因遇上了二月中開始的天領日田女兒祭。

下午兩點多,途經幕末儒學私塾咸宜園(圖7),踱步回酒店。

三隈川畔北岸,六家溫泉旅館並排而立,價格豐儉由人。我們辦好入住手續,穿上浴衣,便沿著川畔,走到龜山公園、三隈川公園,然後折返。 (圖8-9)

享受完溫泉之樂,及美味晚膳,靜坐房間陽台,欣賞河川夜色。此時,積聚整天的雲雨,才倉促落下。

(下續:D8 日田 🚄 博多 海購城瑪麗諾亞OUTLET)
(回到主頁:九州、中国初春遊 2020)

D6 江津湖公園、熊本城

1:熊本駅周邊仍在大興土木;2-3:水前寺江津湖公園;4:熊本市動植物園;5:幸せのパンケーキ 熊本店;6:加藤清正公像;7:熊本城 二之丸廣場;8:重建中的熊本城;9:下通商店街。 (由左至右,由上至下)

(上接:D5 島原、雲仙)

晨早起來,朗日清天。酒店房間的景觀一流,近處的白川、熊本駅(圖1);遠方的金峰山、商店街,一覽無遺。甚至連西面盡頭的熊本港、有明海,都隱約可見。

今天行程超輕鬆的。早餐後,買張一日券(¥500),坐市電到八丁馬場駅,漫遊水前寺江津湖公園(圖2-3),順步進入熊本市動植物園(圖4),消磨一個早上。

正午,從動植物園駅,乘市電到水道町駅,逛上下通商店街。中餐,選了幸せのパンケーキ(熊本市中央区下通1丁目3-6フタバビル2F)。這家店,是整個行程中,絕無僅有需要等候良久才能入座的地方。開放式的廚房,讓等候的客人,可以近距離欣賞到年青廚師用心製作的過程。嫰滑可口的鬆餅(¥1100. 圖5),與香醇咖啡(¥440)是絕配!

被安排在窗口位置,可以坐觀商店街往來途人,他們絕大部份,都沒有戴上口罩。這時,出現了三人攝製隊,邀請過路人作訪問,有男女朋友的、有父母帶著孩子的、有獨個兒的。當晚電視上,看到這段新聞報道,記者原來在問市民,怕不怕感染新冠病毒、有甚麼預防措施等。

下午一點半,開始往熊本城公園去。先拜訪加藤清正公(圖6)。「清正公,跟你也認識三十多年了,可以告訴我,真的是家康派人毒殺你的嗎?關原之戰,你支持家康,最終導致豐臣家覆亡,你可有一絲懊悔呢?」

清正公仍是不發不言,我只好到二之丸廣場(圖7),追問那見証朝代更替的千年老樹(圖7)。然而,他正忙著跟孩子們玩耍,沒有理會我們。

熊本城重建工程(圖8),正進行得如火如荼。大天守經過三年多的整修,外觀已經復原。自去年(2019年)10月起,熊本城開放假日限定的特別見學路線,讓遊客進城參觀。希望下次再來熊本,可以看到完全復原的熊本城。

回到商店街(圖9)的藥妝店採購。經驗中,熊本藥妝店的價錢,是九州各地之中最便宜的。買完東西,拿回酒店,好好休息,晚上再回商店街找吃的。

(下續:D7 熊本 🚄 日田)
(回到主頁:九州、中国初春遊 2020)

D5 島原、雲仙

1:熊本港;2:往島原的渡輪上;`3:熊本熊船長;4:雲仙岳;5:八萬地獄;6:大叫喚地獄;7:雲仙温泉観光協会;8:舊八萬地獄;9:清七地獄;10:島原駅;11:島原城;12:島原港。 (由左至右,由上至下)

(上接:D4 鹿兒島 🚍 熊本 新市街、白川)

跟前年到島原雲仙時一樣,今天都是風和日麗,陽光普照。

還是依舊從熊本駅前坐巴士到熊本港(圖1),乘渡輪至島原外港(圖4)。上次回程時,坐島鐵列車到諫早,轉JR回熊本。這趟就沿來路,在島原外港乘船返熊本港,接巴士回熊本駅前。

上次渡海,乘搭半小時航程的熊本渡輪(前年片道¥1000,現在¥1100),這趟是坐一小時的九商客輪(往復¥1520)。

船上不但遇見熊本熊船長(圖3),還玩海鷗餵食遊戲(圖2),十分歡樂。

可惜,物超所值的島鉄一日券(¥1200),已經在2019年廢除。新的雲仙島原周遊券(一日券¥2500,二日券¥3500),又不划算。我們到了島原港,坐巴士到雲仙,車資¥760;回程時由雲仙到島原駅,費用¥850。兩程車費加起來,比買一日周遊券便宜。

行車約35分鐘,便抵達雲仙。公元701年,僧人行基在這裏創建滿明寺,山號為溫泉山。曾幾何時,這裏僧坊多達一千所,香火鼎盛媲美高野山。後來文人雅士改稱此地為雲仙,直至如今。

在島鉄公交總站下車後,我們依著雲仙地獄導遊圖(下圖)順時針方向走,先逛北面的活躍地獄群(圖5-6),再繞到南面的舊八萬地獄(圖8),然後到中央的清七地獄(圖9)。

十六世紀末至十七世紀初,島原初代藩主有馬晴信為基督教大名,違反幕府的禁教令,庇護天主教徒,被德川家康賜死。新任島原藩主和長崎奉行鎮壓天主教,在雲仙地獄殘害信徒。地獄谷中豎立天主教殉教碑,以茲紀念。

在朝日食堂(雲仙市小浜町雲仙325)吃過午飯,結束上午行程,坐巴士到島原駅(圖10)。

下午遊罷島原城(圖11)和島原市街,沿著海岸線,散步至島原港,等候回熊本的渡輪。

兩度到島原半島、雲仙溫泉,都比較匆忙。下次再來,希望可以住上幾天,在山中郊野閒逛。秋日時,到仁田嶺、楓葉三十路苑、白雲之池看紅葉。

(下續:D6 江津湖公園、熊本城)
(回到主頁:九州、中国初春遊 2020)